[kuso] 盪生傳

http://www.mobile01.com/topicdetail.php?f=292&t=2018172&p=1

我姊揣測的,女人的第六感總是非常靈敏。
蕩生哥在我姊公司門外堵我姊,因為我姊都不接他電話,以下是我姊和蕩生哥的對話:
蕩生哥說:「最近有一個女生非常關心我,晚上都會我去吃飯,誰叫妳都不陪我。」
我姊說:「很好啊,你跟誰去吃飯與我無關,請你別再打擾我了,否則我會到警察局備案。」
蕩生哥說:「妳都不會吃醋嗎?…那妳是不是不愛我了?」
我姊說:「你好幼稚啊,你根本就不值得我吃醋。」
蕩生哥幾近嘶吼在我姊大門口用力拍打姊的機車座墊:「那妳要我怎樣!?要我去死是不是!?」
我姊說:「你真的很幼稚耶,怎麼會有男人動不動就說要去死?」
蕩生哥靠過來想要擁抱我姊,我姊立即把蕩生哥推開,蕩生哥竟然哭了。
蕩生哥說:「我只是想說我很愛妳,妳怎麼變了,夯妮,我不能沒有妳…」
我姊說:「你跟我真的很不適合,你對我家人這種態度,跟我出去都我請客,你不是沒錢耶。」
蕩生哥說:「可是…我只是想幫妳省錢,因為妳們家人都很浪費( 牽拖到我家人身上 )。」
我姊說:「省錢?之前幫我省的錢,都進了你的口袋了啊。」
蕩生哥從口袋裡拿出一疊錢說:「這裡是二十五萬,既然妳不跟我結婚…」
我姊直接把錢搶過去,大聲地說:「謝謝你還肯還我喔。」
蕩生哥很錯愕,因為他掏出這筆錢,只是要我姊想清楚「他們的結婚計畫」,並不是真要還錢,
他看我姊如此果斷,一副下定決心的模樣,蕩生哥也不再勸了,因為我姊的同事十多人都在在門口,
他們站遠遠的是想保護我姊,也防止蕩生哥打我姊,他們沒有介入,只是收抱胸插腰一直看,
所以蕩生哥也不敢把錢搶回去,我姊之所以站在門口跟他談,是因為大樓門口有管理員和攝影機,
因為他拍打我姊機車座墊的聲音太大聲了,所以管理員趕緊把我姊還沒下班的同事請下來。
蕩生哥最後說:「好…妳妳我之前送妳的鞋鞋、褲褲、衣服還我啦。」
我姊說:「沒問題啊,我叫我弟送到你家。那我送你的包包、鞋子、褲子、衣服、手機、ipad、金飾呢?」
蕩生哥竟然說:「都…都砸爛了,衣褲都剪破丟到垃圾場去了。」
我姊說:「算了,這樣就代表你也有心要跟我分手,既然你有決心就好。」
蕩生哥無法辯駁,只好又搥打我姊的座墊三四下說:
「好啦!!淦…女人就是賤,他媽的B!!淦X@*#$%!!@W$…….」
我姊同事見狀,其中兩三人圍過來,可能要罵蕩生哥,但蕩生哥一見錨頭不對,就摸摸鼻子跑了,
穿越馬路時大喊:「叫妳弟把我送妳的東西還給我喔!!」
在場看到的無一不傻眼,
這一次我姊很堅強,沒有哭,只是搖搖頭說:「我怎麼跟這麼爛的男人交往?我是不是瘋啦?」

至於蕩生哥有沒有另結女友,我們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蕩生哥真有新女友,恭喜他,也請他好好珍惜對方,別再蕩生下去了。

 


感謝拿大和以上各位大大的一路相挺、提供意見和很好的建議,小弟在此感激不盡。

蕩生哥的事,其實我只知道了三成左右,
昨天我姊說:「突然想起來了,之前看了你的蕩生傳,很氣耶,幹嘛把我說這麼難聽?」
我說:「喔?姊,妳主動談蕩生傳了喔?哈哈,鰻魚大唱的那首歌不錯吼?」
我姊很神秘地說:「你真笨,你根本就不知道羅先生有多蕩生,你只知道十分之三而已。」
我說:「那姊妳可以告訴我嗎?我可以請妳喝咖啡,我不會去買板橋到台北的票。」
我姊說:「好啊,我想起來再一一告訴你,總之你絕對想不到,這個男人有多誇張。」
我好奇心大作,說:「比如咧?」
我姊說:「跟我們出去玩,都不開自己的車啊,除非不得已啊。」
我說:「這我早就知道了,還有沒有別的啊?」
我姊說:「有啊,有一次他出車禍,那時候他還沒認識我,他闖紅燈被撞斷一隻腿,之後對方保險還是有賠他十萬元左右,但他卻要對方私底下還得賠他80萬精神賠償。」
我說:「是喔,他不是做過保險?要私下賠的話,大家強制險在保火大的喔?」
我姊說:「他把對方告進法院,對方一直都很誠懇,他住院時,所有的開銷都是對方出錢。」
我說:「開什麼銷?」
我姊說:「他住院新買的電動刮鬍刀,一支四千多元、理髮、買數位電視、買PSP、吃吃喝喝、衛生紙、看護費,大概花了四萬多塊錢,都是對方買單,也沒抱怨什麼,但他還是把人家告進法院。」
我說:「最後咧?」
我姊說:「檢察官最後不起訴處份,因為看過那些單據,認為他予取予求,太過份。」
我說:「司法還是有光明的一面…哈哈哈,姊,我可以跟妳說『爽』嗎?」
我姊說:「可以啊,我真的覺得跟他分手,我頭腦更清楚了耶,天吶,我真的被他下符咒嗎?」
我說:「可能喔,姊,我看還是再叫媽帶妳去收驚好了,羅先生煞氣太重了。」

我姊接下來會再持續跟我分享,過去蕩生哥蕩生的惡行,

原來他不止是蕩生,還非常貪婪,什麼錢都敢凹,令人無法想像。 


其實我也有問蕩生哥:「你什麼時候把那些東西丟到垃圾桶的?」
蕩生哥說:「昨天啦!(意指週三)。」
我說:「不對喔,週三沒有垃圾車。」
蕩生哥說:「不用你管。」
我說:「不對喔,我姊都還你這些東西了,你是不是也該還我們呢?」
蕩生哥說:「厚,煩咧,我跟你說,全都砸爛了,全都丟掉了。」
我說:「不對喔,你有做資源回收嗎?」
蕩生哥說:「不用你管,你快回去好不好,我還有約會耶。」
我說:「不對喔,你神色很慌張喔,羅先生,我可以去你的房間看一下嗎?」
蕩生哥說:「你姊叫你這麼做的嗎?」
我說:「不對喔,我自己要上去看的?」
蕩生哥惱羞成怒說:「你講話真GY耶,淦XX,你不爽喔?」
我說:「不對喔,你不是自稱頭腦有問題,你怎麼耍起流氓來了?」
蕩生哥說:「….」
我說:「不對喔,你還有什麼事情沒有交代清楚?亞太的手機,我姊就當作送給一個乞丐,但亞太的門號我姊已經停掉了,這個月這筆錢怎麼算?」
蕩生哥說:「關我屁事?又不是我的門號。」
我說:「不對喔,羅先生,電話是你在打耶。」
蕩生哥說:「管你的喔,你有證據嗎?」
我說:「不對喔,我姊只要說是被盜打的,你很麻煩喔。基地台接受的訊號從你家出來的,保證抓得到。」
蕩生哥的媽媽說話了,想要扮白臉:「好啦好啦,別吵了,一千元夠不夠?」
我說:「不對喔,至少三千元,包括之前打的。」
蕩生哥的媽媽歪著臉,跑到樓上又跑下來,又拿兩千元給我,說:「這樣可以了沒?你可以走了吧。」
我說:「等你們家辦喜事記得找我喔,我也一定會帶一大群人去捧你們的場,呵呵。」

蕩生哥和他媽又是一陣痛罵,但這時候小弟我已經騎著機車快樂地回家向我姊報告了。 


感謝鰻魚大大和以上各位大大的相挺啦,心情有夠好的,蕩生母子一臉尖酸樣可以說是原形畢露。
後來我姊算一算,果然少了一張小朋友,也就是蕩生哥只拿249000來還,
我姊直呼失算:「天吶,我當時怎麼沒有上去公司拿數鈔臘來算一下啊?連1000也要拿,真的好差勁喲。」
我姊的好友急忙安慰我姊:「別氣別氣…妳就當作佈施給乞丐啦。」
我問我姊:「姊,坦白說,羅先生會算錯錢嗎?」
我姊說:「他連1塊錢都不會算錯,怎麼可能會少算1000差這麼多?」
於是今晚我又去找蕩生哥了,我請他把領錢的單據拿給我看,
想不到他做賊心虛,打死的不拿出來,依照我姊對他的瞭解,他應該是真的領249000元,
所以我堅持要看單據,這一次蕩生哥不囉嗦,反而很果斷的跑去樓上拿錢,
看來蕩生哥的家一樓是不放錢的,這就奇怪了,上次他說他把發票放在客廳的桌子玻璃墊下面,所以不見了。
蕩生哥說:「算了,既然你姊要誤會我,我也沒話說,一千元拿去就拿去!!」
我說:「羅先生,我問你一句話,很久以前,你說你都把發票放在客廳的桌子玻璃墊下面,是真的?」
蕩生哥說:「沒有啊,怎麼了?」

我說:「喔,沒事,你上網看看mobile01你的專屬板,就知道我在說什麼了,真相大白,呵呵。」

感謝Alex大和以上各位大大的支持與鼓勵鞭策,
我姊的確也是受了大家不少的言語影響和刺激,她也自認為自己是當局者迷,被愛情沖昏頭。
我姊的幾位好朋友之中,其中一位是法院的觀護人,他分析了蕩生哥的許多潛在暴力基因讓我姊瞭解,
我姊承認蕩生哥有以下暴力基因:
一、佔有慾極強,我姊一下班就被他死纏爛打。
二、常常以發脾氣的舉動來解決小問題。
三、生氣超過五分鐘會摔東西。
四、有自殺的思維模式,連自己都不愛惜的人,更不可能愛惜其他人。
五、以電話監控我姊,包括凌晨三四點都打電話來亂。
六、把我姊隔離起來,讓我姊與現實社會脫節,活在他的影響力之下,其實是脆弱不堪的影響力。
以上等等,我姊覺得蕩生哥確實是矇閉了她的雙眼,而且她覺得蕩生哥已經有女友了,
蕩生哥也說他和別的女生要吃飯,可見他已經不在意她的感受了,不分手不行了。

另外,請別忘了我姊是會計,她重視每一筆錢的來龍去脈和單據,這是「會計本色」。
我姊每筆錢都是親手交給蕩生哥的,每一筆錢蕩生哥都有寫字據給我姊。
但是,蕩生哥那一天應該不是有意要歸還錢,而是要拿錢來打動我姊,
沒有誰教我姊當下直接把蕩生哥手上的錢搶回來,是我姊自己覺得不這麼做不行。
蕩生哥當天沒有把錢搶回來,或當眾施暴,也是自覺站不住腳,
當然他也有可能是誠心要來還錢、一刀兩斷的。
總之我姊認為:「錢追回來了就好,我最怕的就是他賴帳。」
如果不是我姊有蕩生哥的親簽字據,蕩生哥當然能賴則賴囉。

最後,這個故事有趣的地方是:
「有人認為是真的,有人認為是假的。」
但小弟我認為:「不必管它是真是假,大家把它當成網路小說看就好了,別給自己太大壓力。
因為你認為是真的,那就是真的。你認為是假的,蕩生哥從你身旁擦身而過,你也會認為蕩生哥不存在。
有一些抬愛小弟的朋友說他們看蕩生哥傳奇『抒壓』,說真的小弟聽了很窩心,
原本一篇沒有什麼張力的抱怨文,轉化成了小弟努力滿足給各位朋友們抒發情緒的連續劇,
這段期間,真的非常感謝大家的支持與關懷,大家強大的念力,終於讓蕩生哥露出了本性,

也讓我姊總算脫離苦海,奔向自由的懷抱。」

報告大大,
我姊說蕩生哥為了躲高速公路收費站的40元,會早在過收費站之前下交流道,
再走省道到下一個交流道,目的就是不讓收費站賺那40元。
我姊問過蕩生哥:「這樣不是更耗時又耗油嗎?你花80元躲40元嗎?」
蕩生哥說:「Kimo吉不一樣,我就是不爽讓政府賺。」

我姊:「……..」

感謝望大和以上各位大大的鼓勵與一路走來的建議和指導,
讓幾度都想放棄的我們一家人打起了精神繼續和蕩生哥奮戰。

nomorelife大和蕩蕩與夯夯大以及所有積極殷盼我姊擺脫蕩生魔掌的大大,我非常感激您們的鞭策,
如果不是您們,蕩生哥真的不會原形畢露,因為依照他的認知,我是失去了公信力了。
一方面他吃定我不會公佈他的照片,一方面他開出許多吃定我們家的條件太誇張,
當時除了我姊認為沒有不妥之處,大家都知道蕩生哥是華人之中最不要臉的男人,
也因為蕩生哥認為網路的力量都無法約束他了,他才會在逢甲發飆,
網路上的一切真是太神奇了,就像好萊塢影片 《 蝴蝶效應 》 一樣,
小小的一個動作,或小小的一個留言,就能改變了整個世界。

蕩生哥確實交女友了。
他為了要氣我姊,故意很沒品的把車停在我家門口,然後到我家對面吃牛排,
但我姊沒看到,是我媽看到的,蕩生哥明明看到我媽了,也不打個招呼,
跑到副駕駛座門口幫那位女生開門,我媽看得目瞪口呆,
蕩生哥的行為很明顯,就是炫耀給我家人看,給我姊看:
沒有妳,我死不了啦,妳看我又交新女友了,沒差妳一個。」
所以我們要祝福蕩生哥,希望他能對他女友好一點,不要再叫女生請他吃飯幫他加油了。

說到蕩生哥家的車,行照用的都他一位住在安養院的殘障伯伯的名字,
蕩生哥說:「這樣稅金繳得比較少,而且停車都可以停在殘障停車格喔,很多人都這樣子用。」
我說:「就是有你這種人,國家稅收才會越來越少,政府才會舉債破表。」
蕩生哥說:「你別小看這種方法,每年可以讓你省很多錢喔,這一招是從公務員家族裡流露出來的,他們都不怕領不到薪水了,你替他們擔心啥?」
我說:「整個國家都像你這樣的話,公務員早就裁半了,天下早就大亂了。」

我姊說:「我前男友凹蕃茄醬還是小事,每次去吃東西,他連桌上的牙籤都要凹,面紙還整包凹走。」

「每次去加油,我前男友都會下車,跑去嗆加油員一頓,說什麼油天天在漲,至少要多給個三瓶礦泉水吧?加油員如果不肯,我前男友會以投訴他服務態度不好作為威脅,加油員通常都只有十七八歲,往往都會多給他兩三瓶礦泉水,想不到我前男友很誇張,伸手就過去拿兩包抽取式衛生紙,加油員看到苦苦哀求說:『大哥,不行啦,這樣我會被扣薪水啦!!」我前男友還是不管,甚至對加油員大吼大叫,有時候還鬧到加油站的站長或老闆出來,稍微給我前男友一些甜頭,比如加30元洗車 ( 原價50元 ),我前男友才甘心。我都躲在他車內不敢出來,因為太丟臉了…。」


是1600,大大不要太抬舉他了,多給他200元,要他的命喔?

還有一次最爆笑,
我姊對中1000元的發票,想說他男友閒閒,叫他拿去郵局兌換獎金,
想不到過了一陣子都沒有下文,
我姊就問他:「上次那張發票咧?」
他男友說:「什麼發票?」
我姊說:「就1000元的那一張啊。」
他男友說:「對吼,啊~不見了耶…」
我姊覺得有點怪:「不見?」
他男友急急辯解:「好像…放在我家客廳的玻璃桌墊下,就不見了…」
我姊說:「算了。」

我哥哥在旁邊啃瓜子,吐槽說:「啊你家有小偷喔?這種東西也會不見?哼哼。」

  

分類未分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