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歲月流逝與12星座愛情

歲月的流逝似乎能夠沖淡一切﹐對於愛情﹐人們很少提起現在﹐總是碎碎念著很久以前﹐很久以後。


  白羊座

  很久以前﹐羊兒喜歡笑﹐微笑﹐大笑﹐肆無忌憚的笑。他們熱情洋溢﹐心事全無﹐沒有憂愁﹐也不強賦新詩﹐有著
順其自然的平靜和瀟灑。偶爾遇見一個自己喜歡的人﹐便奮力追求﹐即使失敗落空﹐依然祝福。

  很久以後﹐羊兒依然喜歡笑﹐笑得有些做作﹐笑到喘不過氣﹐笑得悲從中來。他們不得不笑﹐卻在笑聲中回憶起當
初的一個人﹐然後流下眼淚。從此﹐白羊座的快樂和悲傷相連。

  金牛座

  很久以前﹐牛牛有著浪漫的心情﹐牽著愛人的手便不知疲倦﹐硬要從專一走到永恆。牛牛信誓旦旦要給對方幸福﹐
感動得星星也從天上墜落。

  很久以後﹐牛牛的身邊有了一個看似永恆的人﹐無論是不是當年的那個人﹐牛牛都會給對方幸福﹐隻是牛牛開始回
避浪漫﹐故意讓自己顯得刻板﹐當年的那個追愛的孩子連同當年的那個人都變成了太陽底下的塵埃。

  雙子座

  很久以前﹐雙子無所顧忌的嘲笑想養家糊口的兄弟們﹐諷刺他們不知道單身的快樂﹐然後大肆的宣揚獨身主義﹐淋
漓盡致的表現著自己的玩世不恭。

  很久以後﹐雙子中幸運的成員也拖家帶口的生活﹐並且樂在其中﹐如同巨蟹一般的居家。而另一些稍微思想堅定一
點的雙子因為沒有趕上結婚的末班車﹐在單身的沼澤裡苦苦掙紮﹐開始瘋狂的埋怨父母﹐為什麼當初不把自己包辦。

  巨蟹座

  很久以前﹐在許多人年輕得還說著不知深淺的話時﹐巨蟹座就有一個美好的家庭夢想﹐精致得讓人不敢相信﹐當然
也不忍破壞。

  很久以後﹐巨蟹座有了一個家庭﹐卻並不美好﹐因為巨蟹曾經獻出了最大的希望﹐卻終究讓期望值和失望值落入了
同比例增長的俗套。旁人對於巨蟹座的家庭理想已經無所謂相信﹐然而他們仍不忍破壞﹐不是因為巨蟹家庭的美好﹐而
是旁人想保存巨蟹曾經美好的幻想。

  獅子座

  很久以前﹐獅子的魅力天下無敵﹐充滿了英雄主義氣概﹐四處征服人心﹐掠奪真情﹐隨後又隨意篩選﹐將不在意的
立刻棄如敝屣﹐然後不負責任的拂袖而去。

  很久以後﹐獅子英雄遲暮﹐沒有力氣追趕跑跳﹐耳髻廝磨﹐於是身邊曾經的愛人都成了過眼雲煙﹐也許還被一個人
默默關心﹐而這個人也很可能讓獅子明白﹐自己談了一輩子戀愛﹐竟始終不知道到底什麼是愛。

  處女座

  很久以前﹐處女很喜歡挑剔愛人﹐表情和動作都是審查對象﹐聲音和語氣也必須經過一番嚴格訓練﹐他們認為愛情
是特別的﹐精巧的﹐不容敷衍了事的。

  很久以後﹐處女座明白原來跟誰在一起都一樣﹐都會有開心和不開心的時候﹐隻是那個最不一樣的﹐就被自己的細
節觀念匆匆的謀殺了。如今看來﹐前面的路都那麼的相似﹐想找回曾經的驚嘆﹐卻已是沒有歲月可回頭。

 天秤座

  很久以前﹐天秤座喜歡唯美的愛情﹐點點幸福﹐略帶傷感﹐即使喜歡﹐也不輕易靠近。一切就那麼淡淡的﹐搖擺不
定的飄忽﹐最後失去了﹐也是心底最美麗的風景。

  很久以後﹐天秤座靠近昏暗的窗子﹐終於明白曾經的風景終究會被歲月侵蝕成傷口﹐偶然在街上看到熟悉的背影﹐
也黯然神傷。此時他們寧願自己真的失憶﹐在漫長的風花雪月中淡忘一切﹐記不得什麼刻骨銘心。

  天蠍座
  很久以前﹐蠍子是一個意氣風發的少年﹐遇見了喜歡的人﹐便奮不顧身﹐將感情全部傾注﹐冒著遍體鱗傷的危險﹐
如同飛蛾撲火。

  很久以後﹐蠍子對於感情懷抱著猜忌的態度﹐對於每個走近的人都忍不住思量算計一番﹐陰暗成了蠍子的代名詞﹐
絕情也逐漸變為蠍子的招牌表情。也許蠍子並不應該被如此評價﹐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更沒有無
緣無故的蠍子。

 射手座

  很久以前﹐射手不停的奔走﹐卻從不願意停駐﹐他知道前面會有更好的東西﹐所以任憑一瞬間的璀璨從身邊溜走。

  很久以後﹐射手仍在不斷的奔走﹐但他知道前面已經沒有任何值得心動的風景﹐最美麗的都被自己丟落在了曾經的
一個午後﹐那時一個人痴痴的等待著自己去牽他的手﹐然而自己卻假裝無情的回頭。奔走終於成了回憶的一種方式。

  摩羯座

  很久以前﹐摩羯座的記憶很好﹐他記得愛人的生日﹐記得每一個復雜而難懂的紀念日﹐記得愛人的每一個表情﹐記
得玫瑰花每一支的含義。

  很久以後﹐摩羯座的記憶仍然很好﹐記得工作的安排﹐記得出差的行程﹐甚至記得世界各地的時差。然而與此同時
﹐他也忘掉了很多﹐關於愛的種種﹐他全忘了。並且他諱莫如深﹐活生生的就這樣抹去了﹐沒有人知道開始﹐沒有人知
道過往﹐也不再有結局。

 水瓶座

  很久以前﹐瓶子不過是一枚無知無識的荊棘﹐隻在飛鳥落在身上的那一刻起﹐才看見青白的天空。瓶子貪婪吸吮鳥
兒滾燙的熱血﹐在刺痛了別人後﹐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愛情理想。

  很久以後﹐瓶子在天空自由自在地翱翔飛行﹐卻隻能在雲朵之上投下寂寞身影。瓶子找不見自己的方向﹐隻記得離
開的時候有風有雨﹐勝雪的花瓣隕落無聲。又記得自己曾是那枝頭的荊棘﹐曾被咸甜濃稠的液體浸透﹐而後卻不知為何
突然可以振翅飛行。

  雙魚座

  很久以前﹐魚魚以為自己是白雪﹐以為無論受到旁人的嫉妒或者猜疑﹐甚至巫婆陰險的咒罵和反復的陷害﹐最終都
會有一個聰慧而溫柔的人接受自己﹐用愛將自己吻醒﹐然後從此幸福快樂。

  很久以後﹐魚魚明白原來自己始終隻是個小人魚﹐沒有權力得到旁人的責問﹐也沒有受到別人嫉妒的榮幸。魚魚能
做的隻是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去真心的愛著別人﹐而自己還仍要強作歡顏﹐讓所有的愛全變成了海上的泡沫。

分類未分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