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症


          如何治療強迫症?或許有人會推薦一些妙方,例如中藥或宗教療法,這些方式或許有用但並非究竟之道。因為在中藥當中沒有針對強迫症的特效藥,大多是輔助性質而已。宗教療法也只對虔誠的教徒有幫助,但是卻無法放諸四海皆準。其實最有用的方式還是抗憂鬱藥物加上認知行為治療療效最好,大約可以改善八成左右的症狀。新一代抗憂鬱劑的藥理作用在於血清素再吸收的阻斷,以致讓神經細胞間隙的血清素濃度增加。利用高濃度的血清素,來調和頭狀核與眼前額葉的病灶,讓強迫症狀減輕。

      認知行為治療的指導原則就是:「暴露不反應」。也就是跟強迫症狀共存,但是不隨著其節奏起舞。例如摸到髒東西,不去清洗,讓自己的焦慮在30分鐘之後自然消退。個案也因此學到「不反應」也可以治病,焦慮不會昇反而是降的。除此之外強迫症患者必須遵守以下幾個治療原則:一、不管別人如何棒,只跟自己的症狀比較。二、不要放棄,學習放下。三、要有背水一戰的決心,千萬不要替自己找藉口逃避。四、要有行動力,光想沒有用,說到做到。五、找工作,讓自己有成就感。六、將成功的經驗記錄下來,不斷地勉勵自己。

          強迫症是一種慢性病,症狀起起伏伏,只有三成左右的個案可以完全緩解,剩下七成的個案卻是好好壞壞。所以絕大部分的個案要有長期抗戰的準備,筆者臨床上試驗大約兩年的333療法,也就是服用足量的藥物三個月,加上認知行為治療團體三個月,追蹤三個月,之後開始減藥。八成的個案有改善,有五成的個案可以逐漸減藥。
其實尋找合格的治療師,加上自己強烈改變的動機,與支持合作的家屬,才能對症狀最有幫助。

 

治療

目前認為,一般病情較輕的強迫症患者可以只使用心理療法,病情較重的強迫症患者使用解釋性的心理治療和藥物治療相結合的方法,可以獲得比較好的療效。患者也可以考慮使用對神經症療效較好的森田療法。對少數使用心理治療和藥物治療沒有任何收效、久治不癒的患者,可以考慮使用神經外科手術加以治療,在是否使用神經外科手術治療上,需嚴格掌控病患對象。另外,使用神經外科手術治療有可能對大腦造成一些現在未知的損害。

卡倫·霍尼的理論和森田療法等療法都提出,對於強迫症的治療,不應只著眼於表面的癥狀,而應該從治療焦慮症的本質上加以解決。

森田療法治療神經症尤其是強迫症的良好效果,已得到學術界和廣大患者的公認。簡言之就八個字「順其自然為所當為」。所謂順其自然,就是我們患者要尊重和適應自然規律。面對強迫觀念的侵襲,不能去控制也不能和它講理,控制意味著精神抗拒而講理意味著精神交互,這樣做只會越發嚴重和敏感,是治療強迫症的大忌。要正確理解順其自然,我們首先得弄清楚什麼是「自然」,大家知道「月有陰晴圓缺天有不測風雲」這就是自然,地球沒有我們人類的時候就存在,不以我們意志為轉移,我們只有尊重和接受才會過得坦然,要不然就只有自討苦吃。為所當為就是帶著痛苦做自己該做的事,該幹嘛就幹嘛,不為強迫觀念停下腳步去思考個大半天,這樣的話永遠陷在強迫泥淖裡而不能自拔。強迫症患者總是努力擺脫癥狀的束縛,這是最大的誤區。其實強迫症「自癒」的過程不是我們去擺脫癥狀,而是癥狀來擺脫我們,是一種被動的過程。做到順其自然為所當為,對癥狀不理不睬,它就會自動消亡(見人民衛生出版社翻譯出版的森田正馬《神經衰弱與強迫觀念的根治法》、高良武久《森田心理療法實踐——順應自然的人生學》、大原健士郎《森田療法與新森田療法》等)。根據統計強迫症的治癒率為70%~75%之間。

[編輯]注意

有些其他精神病如精神分裂症等也可能出現強迫症的徵狀(如強迫行為及強迫觀念),這類精神病患者與一般強迫症患者不同的是,這些患者所產生的強迫行為及強迫觀念很不清晰。患者對這些的感觸也不深刻。且強迫觀念的內容雜亂離奇。患者被醫治的慾望也不強烈。自知力也受到了相應的損害,這類患者的思維屬性也產生了不同程度的變化。而一般強迫症患者思維屬性沒有發生變化。在此需要分清,在病因和治療上也是不同的。

[編輯]誤解

部分人認為當有人不斷重複某種行為,例如賭博運動,當有人具有以上的行為特徵時,他可能患上了強迫症,但事實並非如此。要判斷一個人是否患上了強迫症要取決於他在重複完特定行為後的反應,假如一個人不斷賭博,自己並不能從賭博中得到快樂則初步可判斷那人患上強迫症,但如果那人認為這些行為是愉快的,他則並不是患上強迫症。 

分類未分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