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來了

  那是白色房間。

  她最喜歡的白色。

  書啊櫃子啊衣服的都在,可是她在白色房間。

  她不確定有沒有純白的床,一開始是蹲坐著,穿的是白色的衣服。

  空蕩蕩,有窗嗎?整個房間都很明亮。

  然後她躺著,睡著了,又醒來了。

  不用說話,不需要說話,沒有其他人。

  微微睜開眼睛,眼珠緩緩左右轉動,再轉動,眼睛整個張開。

  先是左右的其中一隻手,手指慢動作的敲了敲,沒有什麼可敲的,在敲空氣吧。

  她正在假裝行屍走肉。

  這次的白色房間多了好大的籠子。

  沒關係,因為白色房間也很大,可是她看到心在裡面動彈不得。

  為什麼呢?她歪頭想。

  啊,因為心上面的傷口與傷痕要緊緊框住,因為心膨脹變大的時候,還沒癒合的傷口又會流血裂開。

  很危險呢這,你看,心裡面的血都代替眼淚流掉了,雖然流去了那裡不知道,白色房間的地板還是白色。

  雖然籠子一直有換大一點的,但是她一直都不會治療它,怎麼辦呢?她總是直接用籠子罩著,這樣連外來物也可以順便避免呢。

  這次她會跟籠子裡的心在白色房間待久一點,因為除了她,也沒有人陪著那顆心了。

  她不會求救不想求救不知道怎麼求救,那個她覺得可以sos的對象還沒有出現,能偶爾越過白色房間與籠子的透明的手可以穿過來在籠子的縫隙上揪住傷口止血就夠了。

  她在白色房間裡,裡面很亮,看不到一絲黑暗。

 

 

分類未分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